一碗冰粉的生意经:四川打工仔店前拴个秋千揽生

2019-06-18 10:39 bingfenfen

浙江在线06月10日讯 挣口饭吃不容易啊!四川南部县打工仔蒲万金开过小吃店,卖过炒瓜子,贩运过水果,烤过红薯,生意始终没有多大起色。后来,他开了几个小店,左冲右突杀出重围,因而也有了很多生意经。
做啥都做不好
1968年1月,我出生在四川省南部县定水镇一个贫苦农民的家中。初中毕业后,我开始外出打工挣钱。在外打拼了几年,手里有了一点点积蓄,我萌生了在老家县城做生意的想法。
最先开了家小吃店,结果,南部县大街小巷有的是小吃店,生意相当难做。辛辛苦苦干下来,一个月的收入扣除房租和其它杂费,基本没有结余。没过多久,“非典”疫情爆发了,原本就门可罗雀的小吃店更加冷清了。
我不得不就此打住,把目光瞄向了瓜子市场。我走访过一些餐馆,发现普通餐馆对瓜子的需求量非常大。2003年6月开始,我让老婆在出租屋里炒瓜子,自己则推着小车走街串巷推销。苦干了两个月,我发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:瓜子生意竞争激烈,利润低且各个餐馆都有固定的瓜子供货商,自己的瓜子很难攻入消费市场。
我只好在叫卖瓜子的同时,开始了水果贩运。贩卖水果最大的风险就是保鲜难,变质快,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和老婆忙活一个月下来,瓜子的微利与水果的亏损刚好相抵。
2004年春节前后,我学着人家的样子,自制了一个烤炉,在大街上推车卖起了烤红薯。
靠着这门手艺,总算攒了一些钱。但我明白,烤红薯是有季节性的,要想在南部县站稳脚,还必须经营别的项目。可经营什么好呢?
竞争对手来势汹汹
接下来,我在南部县紧靠着柳林文化广场的路口租了面积约70平方米的两个铺面。一个铺面用来卖烧烤,另一个铺面经营小吃——南部县绝无仅有的冰粉。亮晶晶的冰块与微黄香脆的花生米、黑芝麻、核桃仁等放进水晶一般透亮,冒着冷气的特制玻璃碗后,立刻吸引了好奇的顾客。一个礼拜后,我的冰粉生意火爆起来了,到柳林文化广场玩的人一般都要来我这里吃碗冰粉才走。5角钱一小碗,1元钱一大碗的冰粉很快给我们带来了超万元的利润。
小生意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市场前景看好,就会有人马上跟进。我的冰粉生意红火没多久,紧挨着我们的一间铺面也经营起了冰粉。我们卖什么,人家就跟着卖什么。与此同时,一些小贩也加入到竞争行列中来,他们挑着冰粉担子走街串巷与我争顾客。不久,我的顾客就少了三分之二。
眼看着冰粉生意一天天萎缩起来,我非常着急但又无可奈何。一天,我碰上了个过去常来自己小店吃冰粉的顾客,追着问人家:“你说说,我的冰粉生意为什么越来越难做?”
“竞争呗。”
“那你觉得我的冰粉与人家相比,最大的区别在哪里?”
“都是冰粉,能有啥区别?”
一番谈话后,我终于明白,自己经营的冰粉太大众化了,大众化意味着被淘汰。如何让它变得有特色呢?我再次动起了脑筋。
拴个秋千受欢迎
一天下午,店子里没有什么生意,我极不情愿地被上小学的儿子“揪”到县城灵云山公园玩。儿子玩累了,让我给他买了一碗凉粉,坐到秋千上晃晃悠悠地吃起来。
“爸爸,在秋千上吃凉粉舒服极了,就像神仙腾云驾雾一样!”儿子兴奋地冲我大喊。
于是我也买了碗凉粉,靠着儿子附近的一个秋千坐下,果然,一个大男人像小鸟一样轻巧地飞起来。
第二天一早,我们停做冰粉店的生意,请来装修队伍安装秋千。为了慎重起见,我对秋千的位置和高度进行了精确设计与规划,并特意在小店里保留了一些座位。
我们的浪漫小吃店经过几天的精心准备再次开张了。做工考究的秋千、整洁的方桌,洁白的墙壁,水晶一般的冰粉与秋千上红绿相间的花草一下吸引了很多路人。那一天,我们从上午8点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1点才结束,当天进账2000余元!
第二天是周末,从店内打开卷闸门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20多个中小学生像抢风水宝地一样冲进来,各自挑选秋千坐下,叽叽喳喳地点东西吃。
我赶紧让老婆去做,自己则去市场上购回了往常足够用半个月的冰粉原料。结果,那些原料卖到晚上11点就全部用光了。我只好向吃不到的人解释:“几位,实在对不起,今天的原料已经用完了,要不你们进来坐坐?”
接下来,我又新增了冰冻银耳汤、果脯冰粉、香蕉冰粉、西米露等品种,还引进了香港冰粥。我还购买了包装机,提供冰粉打包服务。冰粉的价格涨了,顾客却没有少,最多时一天卖出1500碗,最少时也能卖出300多碗。
每天手忙脚乱数钞票的同时,我的脑袋也没闲着。这做生意跟打仗一样,得时时刻刻提防敌人,把他们甩得远远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章来源:浙江在线--浙江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