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碗味缘冰粉儿

2019-06-27 09:19 bingfenfen

夏夜,凉风习习,月光下漫步庭院,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四川的父亲。
去年暑假的那个雨夜,体弱多病且年岁已高的父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不住地喘气。他浑浊的双眼中流露出焦急不安的神情。干瘪的嘴唇似乎要说什么,但立即被一阵咳嗽堵回去了。花白的胡子随着颤动的嘴唇一翘一翘的。他挺了挺身子,挣扎着支起上半身,用他那布满老茧和青筋的手抚摸着我的头,然后用微弱的声音告诉我:“你啊,争取早些调到深圳。万一不行就回来吧!不要难为自己……”
看着不断老去的父亲难受的样子,听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父亲真诚地劝勉,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二十年前的一个暑假,我们县的重点中学----彭山一中面向全县招收初三的尖子生,组建一个尖子班。父亲鼓励我去应试。报名那天,天特别热。中午的太阳像一团火,晒得公路两旁的野花都低下了头,蝉儿也在不停地鸣叫。经过近两小时的步行,我们来到了彭山一中,在校门口的大街上,我淹没在各种冷饮、冰棍儿的叫卖声中。我们找到一家冰粉店,我清除的记得叫味缘冰粉,父亲走过去要了两碗冰粉儿。我狼吞虎咽地一口喝了下去,刚喝完,又见父亲递了一碗过来,我不假思索地接过来又一口喝了下去。
凉爽的感觉至今仍记忆犹新!可是当我喝完抬起头的时候,看见父亲干涸的嘴唇和满脸的汗珠,我傻眼了,原来父亲一点也没喝。一种强烈的自责让我羞愧,我劝父亲也喝一碗,可是父亲说他不渴。我深深地知道,父亲囊中羞涩。我低着头跟在父亲的身后,看着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,我暗想,父亲,请您放心吧,我不会让您失望的。那一年,我考上了。
这件事虽已时隔二十年了,但一想到那碗味缘冰粉儿,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父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