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彭山说起冰粉,上了年纪的人都有很多回忆:文革时期冰粉是知青们的知己,改革初期冰粉是大家的夏天最爱的消费品。每一个人的童年回忆里都有冰粉! 

    据考察,冰粉始于明清时期的武阳(今彭山县),清朝中期传遍四川,盛于晚清时期,在文革时期达到鼎盛!那时彭山遍种冰粉树,遍街都在吃冰粉,彭山的冰粉籽被知青们带到全国各地,冰粉之乡名扬天下! 

    关于冰粉的起源在民间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:明末清初的武阳西北部(今彭山县保胜镇),有一户王姓人家,有一女名王味缘。一天味缘上山采梨,不小心将梨树上一株青藤(今冰粉树)上的果实无意中抖落于香包中。回家后,王味缘清洗香包时香包有透明果浆溢出,遂觉惊奇,便将果浆盛于碗中,过一会儿果浆便凝结了。王味缘一看亮晶晶的,似冰非冰,似粉非粉,忍不住尝了口,冰冰凉凉,爽滑无比,妙透肺腑!味缘又找来了红糖兑成红糖水到入其中,再尝,凉幽幽,甜咪咪!味缘连称:“冰粉!冰粉!”。家人回来一尝,果然妙不可言,并鼓励味缘上街摆摊卖冰粉,味缘一想有道理,这样让大家都可以来品尝这一美食。第二天味缘一上街做好冰粉立刻引来许多人的围观,品尝者络绎不绝!时间一久人们都知道武阳(今彭山)街头有一位冰粉姑娘,并嬉称------味缘冰粉!冰粉味缘! 

    从此冰粉在彭山流行开来,并逐渐传入周边市县,渐渐的传遍整个四川!
       
后来王味缘嫁入胡家,在味缘的指导下胡家继续经营味缘冰粉,美味经久不衰!
 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记忆中的味缘冰粉
 
我想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这样的一件东西,或大或小,或贵或贱,却都记载着自身某一段的时光,某一样的心情。而此刻让我于回忆中倘徉的便是我儿时最爱吃的冰粉:透明的,亮晶晶的,甜甜的,凉凉的,记载着我童年的欢笑,也记载着一个小孩童年的梦想,那就是味缘冰粉!
      
        我家在四川彭山,后才才知道这里时著名的冰粉之乡。
        从我懂事起,家就在学校里。做教师的父母在学校里分到了一间小木屋。校门口不远有一家味缘冰粉店铺,味道超诱人!里面有了一个老婆婆一家人在卖冰粉。
         第一次吃冰粉的情形我是不大记得了,依稀记得的便只是火辣辣的太阳,我的惊异与局促,还有那婆婆的笑。予我惊异的是那似冰非冰、晶亮软滑的冰粉。而婆婆的笑呢?或许是由于我第一次花钱而红了的脸吧。但那第一碗冰粉的滋味我却是记得的。红砂糖很甜,很清凉!而从此后,能每天吃一碗冰粉就成了我所有的梦想。从此后也就再没有谁家的衣服被风吹到了树梢上,而校长家种的萝卜也再没有被老鼠于一夜间啃光了。
         因为味缘冰粉,第一次我认识到了钱的重要性。小孩子花钱总是要靠父母施舍的,但妈妈说过,乖孩子是不吃零食的,也不会无故向父母伸手要钱。而鉴于我以往视金钱如粪土的清高,爸爸妈妈也就从未想过要给他们的小儿子几毛钱零花。所以我便眼睁睁地错过了整个夏天,错过了一碗碗的冰粉。

 
        岁末年初苦心积攒的压岁钱,期待着能早日派得上买冰粉的用场。好不容易又是一年春末。天气渐热了,味缘冰粉门口的柳树下又摆上了冰粉摊。我的快乐也就开始了。正午最热的时候,也是粉摊最清净之时。而于此刻在柳荫下吃一碗捣得碎碎的冰粉便成了我每天的至乐。开始时,我总是花一毛钱吃大碗的,可当我意识到这样的吃法撑不了多久时,便改吃五分钱的小碗的了。婆婆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窘迫,在给我勺冰粉时,总勺得多多的。而我搅和的时候,也就更加小心,害怕会因泼洒了一分而遗憾一整天。如是这般,我小心翼翼地享受着自己的每一分快乐。
 

 
       暑假终于是到了。所有的孩子都在欢庆他们快乐的节日,而我却不快乐。因为暑期的校园总是空空荡荡,柳荫下也就没了冰粉摊,而我便郁郁的了。然而我没想到,看似事事都漠不关心的父亲竟看透了我的心思,不知去哪弄了一小包冰粉籽给我,并且告诉我说:这些冰粉籽可以做出一大盆冰粉来。够你明天不停的吃上一天。不过明天吃完了,后天可也就没了但如果你现在不吃,待到明年开春时把它们种下去。那以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每天都能吃一盆冰粉。按理来说,小孩子一般都是只重眼前,一年之后的事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太遥远了。但那可是一盆冰粉哟。那一刻,我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迅速膨胀的野心,终于是下了决心去开始我有生以来最漫长的等待。
 

 
        等待虽漫长,但也有到头的时候。当燕子又开始在我家屋檐下穿梭时,妈妈便携了我在屋后垦了一小片荒地出来。我亲手把所有的冰粉籽种了下去,妈妈则坐在一旁,笑吟吟的看着我浇水。忙了整整一天,晚上我却睡不着,趴在床头的窗子上一个劲地望窗外便是屋后了。淡淡的月光泻在新垦的地里,隐隐能见其轮廓。我突然一阵莫名的兴奋,仿佛那掩埋于土中的梦想,正暗暗萌动。
        此后每天清晨起床前,我总要趴在窗前望上一阵,盼能见到几点新绿。到了第四天时,觉得地里似乎多了点什么,揉揉眼看仔细,竟是几棵嫩芽。我欢喜得什么似的,一整天都不知道老师在说些什么。此后我每天都要到地里去除草。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苗儿都有尺多高了。每次望着窗外那片齐齐整整的绿色,我都会喜翻了心儿,当真是做梦也会笑。

 
         但不如意事,十之八九。那天早上,我照样的趴到窗前,照样的往外看,只是窗外的景象却是不一样的了。地里一片狼籍,残枝碎叶散得到处都是。一眼望去,竟找不到一棵直立的苗儿。后来才知是附近村子里走失的一头牛蹿到了地里来,又是啃又是踩,终于是把冰粉苗糟蹋得一株未存。我伤心得什么似的,哭着闹着不去上学,也不吃饭,独个儿趴在 窗前掉了一整天的眼泪珠子。但冰粉苗终究没活转过来。

 
          后来,火辣的太阳就起来了,柳树也洒下了片片荫凉。味缘冰粉店的桌子又在这片荫凉里摆了起来。而父母也开始给我一些零花钱了,我高兴了起来。依旧是每天去吃一碗冰粉。也就渐忘了那个每天一盆冰粉的梦。再后来我家就搬走了。我依旧是住在学校了,只是校门口不再有柳树了。日子依然是在家与教室间循环着,只是不再有冰粉了。待到我将离家去读高中之时,竟似连冰粉是什么味都渐忘了。但始终记得味缘冰粉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。
       我大学毕业后到外地工作,也是很久没有见过冰粉,后来终于是在一间超市的冷饮部里又吃到了冰粉。虽然冰粉里加了银耳和椰条什么的好多配料,但仍然没有我们彭山的味缘冰粉口感好,更觉得花三块钱颇不值得,总之和我幼年时吃的感觉差远了,吃了几次后,就再不去了。从此后也就少有吃过冰粉了,因为这些冰粉都不正宗,只是哗众取宠而已!但偶尔也还会想起那儿时的味缘冰粉摊来,想起红砂糖,想起空空的冰粉碗,想起柳荫下的快乐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味缘冰粉粉丝原创,欢迎转载,转载时严禁修改文章标题、内容文字及图片,并注明文章出处:1-1-2.cn 否则将承担相应法律后果。
自动推送工具代码